一人名下上千辆汽车,多名车主北京车牌遭注销

作者: 车型图库  发布:2019-09-20

2009年2月,因涉嫌在车主要求过户时向百余名车主勒索转户费30万余元的施兰芬在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受审。此前的4年中,施兰芬混迹各大旧车交易市场,通过有偿出借自己的身份证,为3786名外地车主“背车”。这一审判引发了社会对“背车族”现象的关注和思考。

"租牌"买车 多名车主北京车牌遭注销

2013-08-22 16:31出处:新京报 [转载]责编:王思

[V讯网 行业新闻]近日,多位“租用”王秀霞名下车牌的车主,相继接到北京市车管所电话通知,让他们前去办理车牌注销业务,在重新取得购车指标前,车主不得开车上路。

有车主多方打听,得知专做车牌生意的王秀霞,名下有近千北京车牌,因其“背户”的一辆车涉及交通事故,“背户”行为遭举报,最终被警方处理。

北京市交管局车辆管理所总所民警称,在王秀霞主动申请下,其名下全部号牌将被注销。

民警打电话让注销背户车牌

“没车运货了,还怎么干下去!”近日,做餐饮生意的李明,一提起车的事就很闹心。

李明称,因没购车指标,2011年他买车时,在花乡二手车市(北京市旧机动车交易市场)花了1万元,从一个名叫王秀霞的女子手中租用了一个车牌。“签了‘终身使用协议’,她也把身份证复印件给我了。”李明说。

7月20日,突然接到车管所民警的电话,称他所租用的王秀霞的车牌将注销,让他赶紧去协助办理该业务。当时,民警表示,王秀霞的车牌将被全部注销,要求李明近日开车带齐身份证、行驶证、车辆登记证等材料前去,协助办理该业务。

“我最近都在犹豫要不要把车送过去,没了车生意受很大影响。”李明说。

多位车主联系不到背户者

无独有偶,河北来京做生意的张先生也是王秀霞车牌的买家。

张先生说,他的遭遇和李明一样,自从接到车管所的通知,一下子也失去了方寸,不知该不该将牌子交上去。

据二人介绍,近期,他们都在联系王秀霞,希望对方给个说法并赔偿损失,但王一直不接电话,或手机关机。

“听说几百人现在都在找她。”李明表示,目前,自己已经联络到十多名受害者,大伙除了找人,均无计可施,目前只能观望事情发展。

在打听过程中,有车主得知王秀霞是因“背户”遭举报被处理,所以其名下的车牌才会被注销。

“背户者主动要求注销车牌”

北京市旧机动车交易市场一名二手车中介称,王秀霞“出事”是因为其名下一辆车肇事后,司机弃车逃走产生了赔偿纠纷。

据北京市车管总所涉牌科民警介绍,王秀霞是主动要求注销的,至于注销的理由,不方便透露。

他建议,已购买背户车牌的事主不要再开车上路了。“如果来办理注销后,我们会发个十天或十五天的临时号牌给事主。”该民警补充说,在这段时间内,当事人可以正常驾驶机动车或进行机动车的交易,超出临时号牌时间后,必须获得指标才能再驾驶车辆上路。

民警还表示,对租借给他人办理买车手续的人,交管部门将进行严查。

车管所工作人员称,王秀霞是近期处理的“背户”第三人,也是拥有车牌最多的一人。另两人名下车牌有五六百个。

■ 追问

1 个人能否持有多块车牌?

法律未限制公民可持有车牌数量,但“背户”行为违法

北京市车管总所涉牌科民警介绍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》规定,出租、出借、转让居民身份证属于违法行为。

因此,以营利目的的这种“背户”行为当然是违法的,当事人必须在近期将车牌和证件全部带来,进行注销事宜。

不过,针对王秀霞持有千余块车牌是否合法的问题,该民警表示,“国家没有规定,一个人名下有多少车牌。”

此次注销相关背户车牌,也主要是针对利用出租身份证进行非法的、恶意敛财的情况,而不是意味着以后开车人和车主必须是同一人。

2 出租车牌是否违法?

律师称其涉嫌触犯非法经营罪

北京博圣律师事务所白小勇律师认为,王秀霞的做法,扰乱了机动车交易市场的正常秩序。同时其名下车牌太多,在限购背景下,也是对公共利益的侵害。

王秀霞把车牌号以几万元等不同的价格卖给买车人,其买卖合同根据合同法第52条第项的规定,应属无效。对于买车人来说,其在交易时,应该是明知该交易违反了国家的相关规定,其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
此外,王秀霞背户卖车牌的行为,数额巨大,应属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,王秀霞涉嫌触犯刑法第225条的非法经营罪。

3 个人可否使用他人车牌?

租、借他人身份证明办登记的将予以注销

车管所一民警表示,“背户”行为使登记机关无法掌握车辆的实际所有人,一旦发生交通肇事逃逸事故或刑事案件,给追查带来困难。同时,这些车还存在违法问题,严重影响了交通和社会秩序。

另一位民警介绍,北京市交管局早在2006年就发出《关于加强机动车登记管理的公告》,为加强管理,保障机动车所有人的合法权益,凡租用、借用他人身份证明办理机动车登记的车辆所有人,自该公告发布之日起3个月内与车辆登记所有人联系,并到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办理转移登记。逾期不办理的,经查证属租用、借用他人身份证明办理机动车登记的,市交管局将依据《行政许可法》第六十九条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》第一百零三条的规定注销机动车登记。

4 “背户”、租牌有哪些风险?

“背户”者身份证可能被冒用;无“车主”身份证车辆难过户

北京博圣律师事务所白小勇律师认为,“背户”者用自己的身份信息为别人的机动车进行登记,会存在诸多风险,如车辆交通肇事、交通违法、利用车辆进行非法行为等,背户者都可能会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最常见的比如交通违法后,罚单会记录在车辆登记人名下,如果车辆实际使用者不接受处理,相关部门会追究车辆所有人责任。另外,背户者留存给使用人的相关身份证明,也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冒用来进行银行开户、办信用卡等。

对于租用别人车牌者,则存在车辆的合法所有权不是自己而是背户人,由此一来,车辆的交易过户、投保理赔、补办证照等,均需要背户人身份证明,否则无法进行办理。同时,若背户人注销车辆登记或利用车辆进行抵押等,也会带来相当大的风险。

一人名下有上千辆车 违章追责隐患多

根据原《中国车辆管理办法》的规定,外地人要在北京购买二手车,必须经过复杂的审批程序,才能直接把车过户到自己名下的。因此,一些人就想出了办法,花一点钱借用有北京户口的市民身份证办理过户手续。时日一长,就诞生了专门在二手车市场以出借自己户口和身份证以求谋利的“背车族”。据了解,这些“背车族”出借一次身份证的费用大约在50至100元不等。若是能在北京几大易市场混出来,一天做成七八单“买卖”不成问题。

然而,对于“背车族”而言,在看似轻松的获利背后,也隐藏着诸多的风险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将购入的二手车转到“背车族”的名下,他们便要一直背着这些车的“户口”,直到车辆办理过户手续。然而,那些没有办理过户或根本无法过户的车,就相当于他们摆脱不了的一颗颗“定时炸弹”。由于登记的车主是“背车族”,那么这些车辆的违章和事故的责任,也都要由“背车族”自己来承担。

2006年曾名噪一时、在北京市南四环花乡桥旧机动车交易市场从事“背车”业务的史玉光就诉苦道:当时在二手车市场做“背户人”仅有两个多月,名下就有200多辆车。后来经合法手续售出70辆,名下还剩130辆车。这些车后来未经过户就被卖出,自己却不得不为这些车辆的罚单和养路费掏钱,累计达197476元。

造成史玉光要为这130辆车的违章等行为埋单的主要原因,是“背车”行为中的所谓“中间人”在未经过户的情况下将车卖出后卷钱逃跑。中间人在整个“背车”环节中不可缺少,是“背户人”和买车人之间达成协议、实现交易的惟一关键人物。而按照圈里的规矩,“背户人”是不允许私自和买车人联系的,必须由中间人来牵线搭桥。于是,一些中间人是看准了国家法律法规的不完善性,趁机钻空子大赚一笔。在北京市“背户”行业中老资格的中间人,经手“背户”的车超过一万辆、获利多达几百万元是很正常的事,但这些人却把所有的责任和后果都抛给了“背户”人。

作为买车人,籍贯辽宁的孙某也对记者表示,自己是7年前和同学一起来北京闯荡的。“现在大家都站住脚了,也在几年前相继买了二手车,而由于没有北京户口,这些车都是在二手车交易市场通过‘背车族’购买的。”

“这几年在驾车的时候也有过违章行为,但从来没有人找过我。时间一长,对违章也感觉见怪不怪了,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找不到车主,车主也找不到我们。出了事也有车主帮着顶着,追究不到我什么责任。朋友也都有类似的感觉。”孙某说。

实名制造就“背车族”二代 诉讼纠纷由此引发

2006年8月22日,北京市交管局发布《关于加强机动车登记管理的公告》,规定车主购买机动车时,如果使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份证,须在3个月内将车过户到自己名下,否则车辆将被撤销登记,成为“死车”和“黑车”。

要为车辆办理过户手续,至少需有北京暂住证。这让外地在京买车的人忙着办理暂住证,而车市的“背车族”又多了一个营生———“办证”,从而催生出了专门为买车的外地人办理暂住证并以此盈利的二代“背车族”。

按照规定,过户所需费用,要根据车辆类型、年份、排量来划分,金额在100元到900元之间,但不少“背车人”纷纷坐地起价,让买车人感到无可奈何。但另一方面,为了不让自己的爱车变成“黑车”,各买车人也只得掏钱了事。施兰芬涉嫌敲诈勒索一案,也正是因此而生。

2003年,施兰芬到北京旧车交易市场打工,当时规定外地人在京不能购车,她便将身份证出借。据车管所统计,截至2006年,施兰芬名下已经登记有3786辆车。2006年8月,车辆实名制政策出台后,曾经借她身份证购车的车主纷纷上门要求过户。施兰芬说,当时,市场挤满了过户车主,“背车族”也又看到一条生财之道:向买车人收取过户费。

据施兰芬供认,根据车辆排量和年限不同,她每次收取300元至1000元不等的过户费,并要与市场分成。车主们都是自愿交钱,还可以讲价。因要求过户的人多,施兰芬最多时曾雇了5个伙计。据统计,她共获过户费12万余元,因而被以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。

“多位车主都不是自愿给钱。”公诉人当庭出示多份车主证言,指出施兰芬是以不过户来要挟车主交过户费。但施兰芬说,车主之所以会如数交纳过户费,是害怕“不过户就成‘黑车’”的规定,而并非出自于她的威胁。

对于施兰芬一案,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邬明安教授表示,要以敲诈勒索定罪恐怕难以成立。邬明安说:“可以从非法经营的角度来审视施兰芬的行为,但关于其‘背车’行为是否属于经营行为的范畴仍然存疑,现有法律也没能给出明确的解释。总的来说,‘背车’现象作为一种社会普遍现象早已为大众所关注,相关部门应及时出台相应法律、法规或政策,以对广大的‘背车族’们构成约束,减少相关纠纷的产生。”

本文由韦德投注官网发布于车型图库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人名下上千辆汽车,多名车主北京车牌遭注销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交强险保险单自出单时即生效,即时生效
下一篇:没有了